理想教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脑培训 > 中国现实教育生态中的政校关系

中国现实教育生态中的政校关系

发布时间:2018-04-11 文章来源:理想教育网 作者:admin 人气:
    这是“心教育”践行“心管理”的三个关键词。所谓“映照”,就是做好别人成长的镜子,多呈现,少评判;所谓“滋养”,就是看清并满足他人生命成长当下的需要;所谓“去控制”,就是着眼于他人真正的生命成长,厘清边界,尊重规则,让他人成为最好的自己。
  这三个关键词构建了一种别样的教育管理新秩序。
  政校关系新定位
  对学校而言,教育局往往既是教练员又是裁判员,同时又代表政府扮演“投资者”角色。在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中国现实教育生态中的政校关系。然而在西工区,区教体局扮演的角色除了“投资者”之外,还有“指南针”和“镜子”。
  西工区教体局在全区学校倡导实施的“心教育”包含5个板块:心成长,其关键词是接纳、陪伴、不打扰;心课堂,其关键词是安全、共享、不打扰;心课程,其关键词是游戏、体验、有个性;心环境,其关键词是生态、生活、经典化;心管理……5个板块共同生成一种心文化、心生态。
  在推进过程中,西工区教体局通过评估将学校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学校是5个板块都做得比较好的。对于这样的学校,区教体局的工作定位是尽量“不打扰”,相关业务科室每学期甚至每学年进校调研一次即可,让校长安心、静心、精心办教育。第二类学校是三四个板块做得比较好,一两个板块还比较薄弱。对于这样的学校,区教体局的工作定位是“月督导”,相关业务科室每学期要进校督导2-3次,甚至每月去一次,用督导的方式促其尽快走向一类学校。第三类学校是一两个板块做得比较好,三四个板块做得不够好。对于这样的学校,区教体局的工作定位是“周跟进”,相关业务科室每周都要进校跟进,支持、帮助学校尽快走向二类、一类学校。
  上下午各提前20分钟到校巡视校园安全及清洁情况,观察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及教师一日常规落实情况;针对存在问题的职能部门、教研组、薄弱教师、边缘化学生进行沟通和交流;每天抽出30分钟时间深度读书,并与工作进行实体化结合;觉察环境、觉察教师、觉察学生、内观自己,发现问题找出对策;梳理学校一天工作中值得记录和分享的事和人……
  这是西工区外国语小学校长魏亚萍的“一日常规”,魏亚萍将每天常规工作梳理为:巡视与督导、大课间、沟通与陪伴、读书与内化、觉察与内观、梳理与计划、临时性工作等7大方面。
  在外国语小学,从校长、书记到副校长、中层干部,再到一线教师、后勤人员,每位教职工都有自己的“一日常规”或“工作手册”,做到“基于标准,基于规范,走向创新”。
  外国语小学是西工区所有学校的一个缩影……
  在西工区教体局局长李艳丽看来,区教体局的角色与职能定位就是服务,除了办学投入服务之外,就是学术、专业服务,做好学校发展的“镜子”和“指南针”,支持、帮助学校生成教育的自我修复功能,一旦学校生成了这一功能,区教体局就要从学校相对“退出”。
  教师管理新思维
  安全,不仅是“心课堂”的基本要求,更是教师管理的基本要求。一些教师有了足够的安全感之后,就可能会在一个阶段内带给学校管理层相应的“心理冲击”,心理学将这种现象称为“退行”。对于教师管理中的“退行”现象,西工区教体局要求校长们“允许情绪的发生,帮助厘清边界,对行为有觉察”。
  在李艳丽看来,“退行”是教师心理疗愈、精神成长的必由之路。对于人来说,多数心理创伤来自于童年的不被允许、改造、打击。要想疗愈创伤,就必须重返当年的感受,面对相同的情境,作出不同于当年、出于爱与接纳的选择。
  西工区张岭小学校长徐莹莹做校长的第二年,曾经与学校张老师发生过一次不愉快:徐莹莹因参加校长研修班,需要与该教师调课。谁料想,校长亲口提出却被该教师当即拒绝:“整天调课,数学教师外出学习,我已经上了整整一天,都快累死了……”抱怨后,扭头就走。
  “权威”被挑衅,徐莹莹化转愤怒,调整情绪,“她有情绪,那是她的……”一小时后,徐莹莹走进张老师的办公室,很平静地对她说:“你上了一天的课很累,我能理解你刚才的情绪。但是工作环境中,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和职责,有的时候会需要牺牲个别教师的休息时间,我会尽量调整平衡,我们可以商量,但请不要随意把情绪宣泄给别人,好吗?”看到张老师微微点了一下头,徐莹莹接着说:“我很感谢你的理解,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情绪负责,如果你有情绪时可以先跟自己的情绪待一会儿,或是找我聊聊好吗?”
  感觉此刻的张老师已经对自己的举动有所思考了,徐莹莹决定给她时间去感受自己,就离开了。接下来的几天,见到张老师时,徐莹莹主动打招呼,张老师羞涩地微笑着回应。在随后需要调课时,无须徐莹莹多言,张老师便会主动沟通。
  “由于经验不足,我只关注到学校各项工作的进展和结果,并没有真正‘看见’教师的存在,我们之间的连接是断开的,当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不再流动,问题终将爆发。”对事情的反思,让徐莹莹有了新的成长,不仅帮助张老师厘清了边界,而且对自己的行为有了觉察。
  经过几年教育管理实践的磨炼,“映照、滋养、去控制”已经深深内化在西工区校长们的生命深处。
  洛阳市第十六中学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田老师带着学生小韩来找校长符洪峰。“符校长,这个学生我教不了。他太过分了,竟然冲我发火。如果不处理他,这课我可没法上了。” 符洪峰分别与田老师、小韩进行了谈话,稳定了两个人的情绪,然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上数学课时,看到小韩低着头走神,田老师就直接说了他几句,谁想到小韩竟然当场对抗“你管我,我不想听”,激怒了田老师。
  符洪峰对田老师是这样说的:“这说明您的责任心很强,并没有对学生不管不问,但在沟通时,学生的一句话就激怒了您,这恰恰说明您本来想去控制学生,却被学生先控制了。人都有情绪,何况是孩子呢?当学生有情绪时,我们是不是可以停顿一会儿,然后再去回应他?如果这样做,可能就是另一种结果了。”
  对学生,符洪峰是这样说的:“首先要明白老师的用心良苦,田老师之所以这样做,恰恰说明老师对学生负责,所以要去理解、尊重、包容老师,尊重是双向的,爱也是双向的……”为了规避教育部门监管,该培训机构每年与不同的学校合作,组织学生参加“秘考”。
  不上培训班,家长很难获知“秘考”信息。
  此外,还有一些以朗读、演讲等为主题的五花八门的课外培训,大多打着培养“小领袖”“小精英”的宣传牌吸引家长。许多家长一边抱怨负担沉重,孩子获益不多,一边又在矛盾焦虑,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别让功利教育观害了孩子
  教育专家认为,社会上各种忽悠性质的培训热,迎合了家长的功利需求,而培训机构的焦虑营销,又进一步刺激家长的功利教育观,违背了教育从兴趣出发、尊重人的成长规律等基本原则。
  针对目前培训市场上存在的无证办学、夸大宣传等混乱现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将所有培训机构都纳入教育部门监管,由专家委员会审核培训机构教学内容,实施风险保证金制度,避免机构收取学费后卷款而逃,减少有照无证、无照无证的教育机构游离在监管之外。
  当前的校外培训机构主要分为三类:
  一是证照齐全,既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也有教育部门颁发的许可证;
  二是有照无证,只有营业执照,没有获得办学许可;
  三是无照无证。据不完全统计,仅上海无证无照的培训机构就占到25%,全国范围内这个比例可能更大。
  此外,专家呼吁,消除功利教育观,必须推进教育评价制度改革。“纯粹的教育与纯洁的课堂学习失色、失效、失位,显然是违背教学基本规律、教育发展规律的。”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原主任曾锦华说,家长切勿因为一时焦虑,就盲目听信、追逐各种培训机构的忽悠。
  熊丙奇认为,应完善社会多元评价体系,让学生不挤在一个跑道比拼教育要根据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发展进行个性化规划。
  “高分学生能够根据兴趣选择职业院校,并得到社会认可,成功学鸡汤自然也就没有多大市场了。”

理想教育网 关于我们 财会金融 电脑培训 学历教育 职业资格 中小学辅导 语言培训 就业技能 文体艺术 企业管理